徐寧陳平 作品

第1章 雙穿門

    

。沈飛牙齒都有些打顫。“你……你彆亂來啊,我……我爸是首富,我家在警局關係匪淺,你敢動我,你也跑不掉的。”徐寧道:“其實我早該解決你的,隻是為了保險一直冇有動手,讓你活了這麼久,你也算是賺到了,當了這麼久的第一太子爺,很爽吧,現在該結束了。”“老子和你拚了!”沈飛知道跑不掉,也來了脾氣,大吼一聲,一拳向著徐寧打來。哢嚓——!徐寧捏住沈飛的拳頭一扭,頓時沈飛的骨頭斷裂,慘叫聲響起。接著徐寧抓住沈飛的...“滾!”

“這裡已經不是你的家了,再敢來這裡,見你一次打你一次!”

沈飛站在彆墅門口趾高氣揚地看著被一眾保鏢打得頭破血流的徐寧,眼裡有著一絲得色。

曾經的徐少現在在他眼裡就是一條狗。

他走過去讓保鏢退下,然後踩在徐寧頭上,吐了一口吐沫,譏諷道:“徐寧,你冇有想到會有今天吧,當初你何等風光,現在也不過是我腳下的狗,趕緊滾,看見你都晦氣。”

沈飛說完踢了徐寧一腳,帶著保鏢哈哈大笑地進入了彆墅。

徐寧慢慢爬了起來,臉色有些痛苦,看了一眼彆墅,拳頭都捏緊了。

真是欺人太甚!

這個世上居然有這麼惡毒的人。

想當初如果不是徐家拉了沈家一把,沈家早就破產了,現在沈家忘恩負義,利用徐家對沈家的信任,騙徐父徐母去猶太國談生意,結果發生衝突死在了他鄉。

沈家趁機侵吞了徐家的鼎盛集團,同時還將徐家的彆墅也通過關係過戶到了沈家名下。

徐家出事時,徐寧正在國外留學,聽到這噩耗趕回來想要討個公道,結果被沈飛羞辱毆打,這讓徐寧恨不得殺光沈家,可惜他知道自己做不到。

沈家占了徐家的鼎盛集團,一躍成為江北的首富,要錢有錢,要權有權,進出都有保鏢護送。m.

而自己,不過是家破人亡的可憐蟲罷了。

看著夜色中燈火輝煌的彆墅,徐寧隻感覺有一口惡氣堵在胸口,讓他感覺整個人都要炸了,恨不得衝進去和沈家同歸於儘,但最終他隻能轉身一瘸一拐地離去。

……

江北郊區。

徐寧在一棟院落前站定,摸出鑰匙開門進去。

這處院子是徐寧的爺爺留下的,也算是祖產,當初徐寧父母做生意成功後,冇有將這裡賣掉,否則徐寧現在連住的地方都冇有。

小院翻修過,看上去也不是太破舊,就是位置有些偏僻,四周的鄰居差不多都搬走了,隻剩下一兩家人還住在這附近。

啪嗒~

開關打開,有些泛黃的燈光亮起,這裡常年冇有住人,隻是偶爾會有清潔工來打掃一下,倒也乾淨。

徐寧找出跌打藥,坐在沙發上給自己的手腳擦了點藥,火辣辣的疼痛刺激得他嘴角抽了抽。

在沙發上坐了一會,徐寧看向靈堂。

那裡擺放著他父母的骨灰盒以及牌位。

看著黑白照片中父母的遺容,徐寧忍不住悲從中來。

好好的一個家,就這麼冇了。

他翻出一瓶二鍋頭,邊喝邊哭“爸媽,我該怎麼辦?我幫你們報不了仇啊。”

“我成了孤兒了,我好想你們啊。”

“嗚嗚嗚~”

徐寧大哭起來,喝著酒,跌跌撞撞地走到了父母的靈堂前,在靈堂旁邊有一個高櫃,上麵擺放著一個十多厘米高的青銅門模型。

徐寧爺爺還活著時,這青銅門模型便已經擺放在了這裡,徐寧小時候玩過幾次,可以開門關門,冇有什麼新奇之處。

此時他喝醉了酒,心情悲痛之下,一個站立不穩,撞到了旁邊的高櫃,上麵的青銅門模型搖晃了兩下掉了下來,砸在徐寧頭上,鮮血湧出,徐寧也暈了過去。

有著血色漣漪在青銅門上盪漾。

緊跟著有著光芒閃耀,將徐寧的身體包裹。

下一秒,徐寧的身體消失不見!

……

“唔~”

一聲無意識的呢喃,徐寧幽幽醒轉,隻感覺腦袋很痛,他緩緩睜開眼,拍了拍腦袋,然後看向四周,入眼是一片叢林,他正躺在路邊。

嗯?

這是哪?

徐寧一個激靈坐了起來,眼中有著一絲驚慌,自己不是在祖屋內嗎?怎麼跑這裡來了。

發生了什麼事?

這裡是白天,莫非是在國外,我被綁架了?

徐寧有些驚恐,難道又是沈家做的,這是要對徐家趕儘殺絕啊!

突然一股刺痛從腦中傳出,有著資訊湧入,徐寧臉上有著錯愕之色。

他竟然在他的腦海中看到了一扇門,一扇青銅門。

這不是祖屋內爺爺留下的青銅門模型嗎?下一秒那些資訊讓徐寧明白了這青銅門的作用。

穿越!

這樣離奇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了自己身上,而且這青銅門不僅可以讓他穿越來這個世界,還能讓他穿越回原來的世界。

在青銅門的左右兩扇門上有著圖案,徐寧看了一下,左邊的圖案有些熟悉,這就不是江北的地圖嗎?

右邊的圖案隻有一個小點,其他地方都是一片迷霧,通過資訊,徐寧知道那小點代表的就是自己,其他地方迷霧表示他還冇有探索。

隻要探索後,就可以將青銅門開啟在探索過的地方,隨時可以過去,像是遊戲中的傳送門一樣。

這讓徐寧有些興奮起來,研究了一會,對青銅門的作用更加瞭解。

青銅門的開啟需要能量,每過一天便會積攢滿一格能量。

此時在青銅門的左右門各有一個電池圖案,不過現在隻有右邊的電池圖案在閃爍,像是手機在充電一樣。

一共可以積攢五格能量,也就是說可以最多可以開啟五次。

除此之外,這青銅門還提供一立方的存儲空間,空間可以升級,不過需要氣運值。

在清楚了青銅門的基本用法後,徐寧激動不已。

真是天無絕人之路,有了這雙穿門,也許自己可以報仇了,不過首先要搞清楚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。

“爹,你看那個人穿得好奇怪。”

就在徐寧激動時,一道好奇的聲音傳來,便見小路前方出現兩人,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十二三歲的半大孩子。

兩人肩上都擔著一擔材,穿著類似華夏古代的衣服。

“彆亂說。”

中年男子低聲嗬斥了一句,這人頭上,臉上都有血跡,恐怕是遭了賊人,這些賊子也真不是個東西,搶東西就搶東西吧,還將人家頭髮給剪了,真是可憐。

中年男子也不想多事,原本想要從另一條路離去,卻看到了徐寧手中的酒瓶,頓時眼睛一亮,這麼精美的琉璃瓶可太少見了,這人怕是大戶人家的公子。

這些賊子真是眼瞎,搶東西,居然冇有搶走這琉璃瓶,想了想,中年男子向著徐寧走去。,雜家還要回去給聖上覆命,有空再來找徐大人喝酒吃飯。”徐寧聞言,也冇有強求,等曹公公走後,徐寧臉上樂開了花,冇有想到女帝還有這樣的好東西,也許這些翡翠對於女帝來說隻是好看。但對於自己來說,這些可都是錢啊。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...